全球经济指标

印尼經濟統籌部長透露,由於受到美聯儲停止金融刺激措施的影響,印尼經濟增長將繼續放緩,並且可能一直延續到今年底,因此,政府將今年經濟增長預期由5.5%至5.9%下調至5.1%至5.5%。

另一方面,印尼央行也針對印尼政府在2014年國家收支預算修正草案中,削減各部門和機構的預算開支達100萬億盾,此舉將無可避免導致印尼在本年度的經濟增長步伐。這促使印尼央行將今年印尼經濟增長預期從5.35%下調為5.15%。

無論如何,世界銀行近日將2014年印尼經濟增長預期調升為5.3%,並預測印尼在2015年至2016年的經濟增長率應可達到5.6%,主要建立在印尼原則上成功壓制通脹率、盾幣價值穩定,以及經濟市場信心有所增強。

歐洲央行宣布歐元區將會實施“一攬子”的經濟刺激政策包括基準利率從0.25%下調到0.15%、推出規模達4000億歐元貸款計劃(TLTRO),以及最受關註的存款負利率措施,即把存儲利率調整到負0.1%,借此鼓勵銀行把錢借貸給商家,從而刺激消費投資和經濟增長,同時避免歐元區陷入通貨緊縮的危機。

此舉被市場視為是歐洲央行對歐元區經濟恢復力道軟弱及通貨緊縮危險的擔憂。歐元區首季經濟按季僅取得0.2%的增長,而今年以來,消費支出、投資和外貿的增長速度,也比去年有所放緩。歐盟委員會在最新發布的春季經濟展望報告中,估計歐元區經濟在2014年僅能增長1.2%。

與此同時,5月份歐元區通貨膨脹率降至0.5%,比4月份的0.7%來得低,這一通脹數字遠低於歐洲央行設定的2%目標,加深歐元區陷入通縮危機的擔憂。歐盟在5月份再次下調歐元區的全年通脹預期,從1.0%調降至0.8%,並認為低通脹在未來兩年內仍會持續威脅歐元區經濟增長。

印度政府公布最新數據顯示,印度經濟在過去一個財年中僅寫下4.7%的增長,連續第二年處在5%以下水平,創下10年來最低的經濟增長記錄,主要因為消費者和企業的悲觀情緒,繼續對這個亞洲第三大經濟體的需求形成壓制。

經濟學家普遍認為,印度經濟頹勢雖然已經見底,但至今仍處於低迷狀態,缺乏持續回升的跡象。 世界銀行在最近發布的在經濟趨緩之際,印度繼續受通貨膨脹高企的困擾。由於食品和燃料價格上漲過快,5月份批發價格指數按年上漲6.01%,創下5個月來最高水平。經濟學家預計,未來數月通脹將繼續保持在高位水平,因今年雨季比往年來得晚,降水量會低於往年平均水平,導致糧食可能減產。不久前公布的5月份消費價格指數按年上漲8.28%,寫下三個月最高水平,加劇新政府控制通脹的難度。

印度新政府最近對某些農產品實施出口限制,並下令打擊囤積行為來控制食品價格上漲。印度央行自去年9月上任以來三次加息,將基準利率從7.25%提高到目前的8%,以便雅致通脹。

盡管美國首季經濟估值從原本的增長0.1%下修至萎縮1%,不過,修正原因主要受到庫存下滑的影響,加上第一季異常惡劣的天氣已經過去,大多數經濟學家普遍預期,今年剩余時間里,美國經濟增速將回升至接近3%的水平。3月以來的數據顯示經濟活動開始加速,零售加速增長,強勁制造業數據及更快的就業增長,顯示消費需求升溫。

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近因去年底至今年初嚴寒天氣等因素影響,將美國經濟今年的增長預期,從此前預計的2.8%下調至2%,不過,IMF認為,美國近期利好數據表明,美國經濟未來將出現反彈,下半年至2015年其經濟增速將超過其潛在經濟增長率,因此該機構依然維持對美國在2015年的3%增長不變。

另一方面,美國商業圓桌會議公布的一份季度報告顯示,美國企業執行長對今年經濟成長前景的信心有所減弱,預計未來六個月內將增加資本支出的企業數量減少,不過,有意在未來6個月增加聘雇的企業執行長人數卻增加,同時預期銷售將增加的人數也稍微上揚。反映企業投資、銷售和招聘預期的商業圓桌會議執行長經濟前景指數在第二季攀升至95.4%,高於首季的92.1%。

根據日本修正後的最新數據顯示,日本今年首季經濟增速達1.6%,不僅高於市場預期,也比1.5%的初值來得高,因企業支出在4月1日消費稅上調之前飆升7.6%,創下自2011年末以來最高季度增幅,高於4.6%的初值,而消費者支出增幅也從2.1%小幅上修至2.2%。按年計算,日本首季經濟增長6.7%,寫下兩年半以來最高,遠高於5.9%的初值。

日本央行公布5月份經濟報告指出,盡管日本上調消費稅後,市場需求有所下降,但日本經濟進一步延續其溫和復蘇態勢。主要發達經濟體逐步復蘇和發展中國家繼續保持增長勢頭,促使日本出口趨穩。得利於企業獲利改善,商業固定投資進一步溫和增長,公共投資也企穩在高水平。

另一方面,私人消費和房產投資也隨著日本就業和收入概況改善,繼續維持彈性增長姿態。日本央行黑田東彥預計,自今年夏季開始,上調消費稅對經濟活動的負面影響將逐漸減弱。在薪資和勞動力需求增長下,日本消費者支出將保持強勁。盡管日本第二季經濟或出現萎縮,但之後料將繼續其復蘇步伐,主要來自內需支撐,加上海外經濟繼續轉好,有利於穩定出口表現。

菲律賓經濟在今年首季按年僅取得5.7%增長,不僅低於市場預期,也遠低於該國在去年同季的7.7%增速以及去年第四季的6.3%增幅,創下自2011年第四季以來,經濟季度增幅首次低於6%的紀錄。

不過,菲律賓政府認為,該國首季經濟增速放緩屬於“意料之中”的事,因為首季經濟增幅顯著放緩,主要反映出去年菲律賓發生的超強臺風災害的負面沖擊,導致食品加工業、旅遊業和保險業等的產出均出現下滑跡象。

菲律賓政府估計,該國經濟在剩下三個季度中有望重拾增勢。盡管面臨風險與挑戰,政府仍有信心實現全年6.5%至7.5%的增長目標。較早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報告指出,今明兩年菲律賓經濟增長率有望達6.5%,高於東南亞區在今明兩年平均5%和5.3%的增長。

另一方面,美國智庫IHS環球透視的亞太首席經濟學家Rajiv Biswas表示,隨著海外勞工和業務外包所帶來的收入大幅增長,預計下個十年菲律賓的經濟增長速度將提高一倍,到了2030年菲律賓國內生產總值將達1.2萬億美元,成為亞太區最大三個經濟體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