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指标

歐盟統計局公布最新數據顯示,歐元區經季調後的第二季經濟環比增速為零,不僅低於市場預期的0.1%增長,更不如首季的0.2%增幅。歐元區核心國家如德國、法國、意大利經濟低迷,是歐元區經濟陷入停滯狀態的主要原因。德國第二季經濟按季萎縮0.2%、法國經濟按季增速為零,而意大利的經濟增長下降0.2%。

在歐元區經濟增長停滯之際,該地區通脹率由6月份的0.5%降至7月份的0.4%,加劇歐元區通貨緊縮的風險。摩根史丹利經濟學家指出,歐元區與美國經濟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有可能陷入“日本化”的長期經濟低迷,即經濟陷入停滯、長期處於溫和通縮及債券收益率跌至歷史新低。

歐美對俄羅斯實行的制裁風險,以及中東沖突對油價大漲的風險加大,對歐元區主要國家的經濟造成很大傷害。德國是俄羅斯最大的貿易夥伴。同時,俄羅斯是歐盟農產品的重要進口國,對法國的農產品出口造成沖擊。

盡管歐元區經濟面臨衰退風險、通脹率跌至0.4%的新低水平,歐洲央行面臨進一步采取措施增加流動性的壓力。但歐洲央行選擇按兵不動,令市場感到失望。今年6月,為應對經濟增長乏力與通縮風險,歐洲央行宣布實行負利率,並推出一攬子寬松政策。

因消費稅上調嚴重打擊到家庭支出,日本第二季經濟按年萎縮6.8%,創下2011年3月地震與海嘯以來的最大萎縮幅度,市場擔心日本經濟即使在第三季反彈,恐怕也難以持續穩健復蘇。

雖然疲弱數據料不會動搖日本央行對經濟可挺過消費稅沖擊的信心,但如果出口和消費長期維持疲態,將加大該行進一步放松政策的壓力。受政府4月上調消費稅率舉措的影響,占日本經濟60%比重的民間消費在次季下滑5.0%,降幅超出市場預測。

熟悉日本央行內部的消息人士指出,日本央行對截至明年3月的2014年度經濟增長率預估,已低於1%,在10月底開會是很大可能第四度下修經濟增長預估。這反映出口成長不如預期,無法彌補消費稅提高造成的缺口。

除了受困於長期通縮問題,日本人口下降和老齡化,導致日本勞動力嚴重匱乏,將在長期內對日本經濟造成阻礙。去年以來,隨著日本經濟緩慢復蘇,勞動力短缺已成為制約經濟增長的“瓶頸”,許多建築工程因缺少勞動力而不得不停工或延期。第三產業中的銷售、餐飲和娛樂業盡管開出高薪招募職工,但應聘者仍舊寥寥。專家估計,由於勞動力短缺,日本經濟增速每年可能下降0.2%至0.4%。

由於韓國經濟增長迅速減緩,為了提振內需刺激經濟,同時阻止韓元繼續升值對出口造成沖擊,韓國央行一如是此行預期般降息,將指標利率調降25個基點至2.25%。這是韓國過去15個月來首次降息。

韓國在第二季的實質經濟按季僅增長0.6%,是過去5季來最低水平,主要受到“世越號”渡輪船難,導致消費不振,沖擊內需經濟。

在韓國央行降息之前,韓國政府已於7月下旬推出總金額達40.7兆韓元的刺激經濟計劃,包括將在今年下半年擴大政府支出12兆韓元,並由國營行庫擴大貸款以刺激投資。

市場分析師認為,央行降息的目的是配合政府的刺激措施,避免韓國經濟陷入增長停滯的困境。由於韓國經濟復蘇遜於預期,韓國央行早前將今明兩年的經濟增幅預期分別調低至3.8%和4%。

據美國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的一項調查顯示,經濟學家們普遍上調對美國第三季經濟增長的預期,從之前預測的2.9%調升至3.0%。盡管經濟學家下調2014年的經濟增長預期,不過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今年首季經濟增長差強人意的影響。整體上,經濟學家們對就業增長前景和失業率下降的預期,均比之前來得更為樂觀,因此為此對2015年的經濟增長預測不變。

實際上,美國最新公布的一些經濟數據,也為美國經濟增長前景稍來利好消息。譬如7月份美國制造業產出大幅上升,汽車制造產出按季上升10.1%,創2009年7月以來最高紀錄,有助於拉動美國第三季經濟增長。同時,7月份工業產能利用率達2008年2月來新高,總體工業產出按季上升0.4%。經濟學家認為,制造業各項指標普遍提升預示美國經濟將持續增長。

較早前,雖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基於年初嚴寒天氣等因素影響,而下調美國經濟在今年的增速預測,不過,該基金會同時指出,受益於寬松貨幣政策、財政拖累效應減退、就業市場和樓市的好轉,從今年下半年至2015年,美國經濟增速將超過其潛在經濟增長率,因此依然維持美國2015年經濟增長3%的預期不變。

泰國著名智庫開泰研究中心發布《2014年下半年泰國經濟走勢研究報告》,稱在軍政府接管國家政權後,泰國國內政局趨於穩定,而軍政府出臺的一系列經濟刺激措施成效顯著,有利於刺激下半年經濟增長,因此上調2014年的經濟增長預測,預計2014年GDP增長率能夠達到2.3%,雖然較去年2.9%的增經濟前景看穩的地區幅有所降低,卻超越年初的1.8%增長預期。

因政局動蕩而陷入“無政府”狀態的泰國,過去三個季度的經濟增長受到嚴重沖擊,包括消費和投資在內的內需經濟持續大幅萎縮,而外部方面則因為外國遊客銳減及出口復蘇遜於預期,導致泰國經濟陷入困境。泰國經濟在首季萎縮0.5%,第二季增長僅有0.4%,導致上半年經濟出現0.1%萎縮。

隨著國家行政機能和政策落實都開始發揮作用,民間資本對經濟活動趨於信心逐漸恢復,經濟學家估計泰國國內經濟環境因素向好,下半年有望明顯復蘇。最有望復蘇的行業包括零售業、旅遊業、建築業、工業制造業。

在東南亞國家經濟普遍放緩之際,馬來西亞一枝獨秀,在出口走強和內需消費穩健雙管齊下的支撐下,在第二季寫下6.4%的經濟增長表現,不僅高於首季的6.2%的增長,也比市場預期來得高,從而將上半年的經濟增長率拉高至6.3%,並刺激馬幣走高,創下9個月來的最高水平。

經濟學家認為,內需經濟,尤其是投資活動如經濟轉型計劃和石油天然氣領域的大型投資項目,將成為下半年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再加上區域和發達國家市場的需求持續升溫,將繼續帶動出口表現,因此,馬來西亞經濟將延續平穩的增長表現。

雖然經濟學家普遍相信,在比較基礎較高的影響下,馬來西亞下半年的經濟增長將會放緩,不過整體而言,今年全年經濟料將交出令人滿意的表現,因而紛紛上調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最可觀者預測全年可達6%增幅,高於政府的官方預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