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银行经济学家WELLIAN WIRANTO撰稿:透视2014年股市各项最大隐忧

剛剛步入今年第三個月份,全球市場至今所見證的令人感興趣變化還可真不少。從憂慮美國聯邦儲備局之貨幣政策方向將如何影響全球經濟乃至畏懼另一輪的新興市場危機,以及對中國經濟硬著陸的憂慮重新浮現,確實有不少 “妖魔鬼怪” 潛伏在陰暗處,準備在市場毫無防備時出沒沖擊全球的購興。

然而,我們認為,盡管這些隱憂將不可避免地導致市況時不時地起落不定,在很大程度上,這一切是沒有根據的,而且不致於妨礙全球經濟在今年取得令人激賞的復蘇。

首先,經過深入的研究,我們發現,憂慮美國聯邦儲備局可能於近期內從谷底水平大幅度加息的觀點是站不住腳的。美國經濟確實正在復蘇中,但其速率不足於讓美國聯邦儲備局舒適地宣稱 “使命已完成”。

原因之一在於,盡管美國的失業率一直相當穩健地從後Lehman危機時代的 10%高峰降低至最近的6.6%左右,一些人該措施具有提升就業率的實際作用有所保留。尤其是,失業率可能已被勞動力參與率的大幅度下降所壓低,甚至導致聯邦儲備局已不復如以往般依賴該單一指標,而改為根據一大組數據以更精確地了解美國經濟的健康狀況。

如以上所述,聯邦儲備局可能會越來越留意美國房地產市場的表現。畢竟,房價暴跌乃是造成2008年風暴的主要催化劑之一,而近期的強勢復蘇一直是經濟的主要支撐力量。有鑒於此,美國決策者將密切關註最近房地產數據混亂的狀況。而最新的S&P/Case-Shiller指數顯示,房價還在上升,但與之前我們所見相比之下,其速率已經放緩。而雖然最近的暴風雪等等可能是罪魁禍首,現有房地產銷量和屋業項目動工數據的下降也可能導致聯邦儲備局更為謹慎。
總而言之,聯邦儲備局並無充足理由通過激進方式冒險挫敗正在萌芽的美國經濟復蘇,尤其是在通貨膨脹偏低的時刻。可以肯定的是,聯邦儲備局很可能會延續已啟動的削減量化寬松規模行動,而我們認為第三輪量化寬松(QE3)計劃將於今年底告一段落。然而,在考慮是否真正讓其超寬松的貨幣政策退場時,聯邦儲備局將會選擇小心翼翼。追根究底,它無意突然以凍火雞療法來醫治長久以來對流動資金充裕習以為常的美國經濟。利率會被調高,但不會在2015年中旬之前,而且調高幅度極低,並非一些人所擔心的大幅度調高。

話雖如此,即使我們認為美國不會的近期內加息,每一次美國的數據出乎意料地改善時,總是出現一些新興市場資產被資本外流打擊的風險。然而,我們有必要註意的是,除了阿根廷之類的經濟體之外 – 絕大多數的新興市場皆已在不久前相當迅速地鞏固了它們的基本面。
以印尼作為例子,由於面對經常賬項赤字和通貨膨脹壓力,這個東盟最大的經濟體已成為所謂面對類似挑戰的脆弱五國之一。盡管如此,在印尼中央銀行積極主動的幫助下 – 即在去年下半年相當大幅度地上調利率達175bps – 印尼成功在 2013 年底之前縮小其經常賬項赤字至不超過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盡管挑戰依然存在,印尼盾作為今年至今表現最好之貨幣的事實,證明了若落實正確的行動,新興市場更能夠克服逆境。新興市場時不時受到全球股市盛衰的沖擊是免不了的,然而,它不致於像一些人所憂慮地造成致命傷。

除了對聯邦儲備局的政策和新興市場危機感到憂心忡忡之外,股市在最近面對的另一個揮之不去之隱憂是中國的經濟即將面對緊急著陸之觀點。我們的感覺是,中國的成長率可能在今年企穩於7.5%,與中國政府的目標一致。然而,成長率的‘質’比‘量’來得重要。政府政府的 “向汙染宣戰” 聲明顯示,實現過去十年之驚人成長率簡直是不可能的,並已付出了太多無形的代價。

同樣重要的是,中國當局似乎忙於為多方位的金融改革奠立基礎。正如鄧小平在80年代首次開放貿易領域時,中國正在為金融領域的改革進行探溫。例如,在最近創立的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各銀行現已獲準自由設定外幣利率。這肯定是一個起步,但也是邁向最終全面利率自由化的重要一步。同樣的,人民幣在最近走低可被視為中國人民銀行有意推行雙向波動的結果,以便為資金賬戶自由化作好準備。基於中國境內依然流動資金充裕,這項貶值並非一如那些擔憂中國硬著陸者所猜測,因資金外流而造成。

將焦點轉到馬來西亞,我們認為這個經濟體將可延續最近的良好勢頭,而在今年實現大約5%的成長率。私人消費已證實比最初預期者更具彈性,並獲得中央銀行所曾形容的“穩定的就業情況和永續的工資增長”支撐。外圍方面,貿易平衡顯得比之前更有利,隨著全球的展望改善,出口展示更顯著的復蘇。令人感興趣的是,馬來西亞對中國的出口開始更有力增長,這是因為中國的需求穩定加上原棕油價格上揚。實際上,中國正迅速崛起,而有望擠下其競爭者新加坡,成為馬來西亞的頂尖出口目的地。

整體上,出口回升將有助於減輕馬來西亞之經常賬項盈余逐漸減少的憂慮。萬一出現跨新興市場的投資者信心崩潰情況,經常賬項前景的改善將可作為任何資金外流恐慌的有用緩沖物。

通貨膨脹方面,盡管物價在近期回升,我們認為這是財務調整過程的一部份,因為政府致力縮減補貼。例如,最近鬧得沸沸揚揚和出乎意料的通脹上揚可歸咎於電費上漲。而物價漲升無疑會迫使中央銀行更加留意轉嫁通膨的風險,我們懷疑這是否足以迫使中央銀行在近期內提高其隔夜政策利率。回想一下,即使在通貨膨脹於2008年高達8%左右時,馬來西亞中央銀行也並不正確地回應,判斷為成本推動勝於需求主導。

提到貨幣時,我們認為馬來西亞令吉很可能會進一步貶值。其貶值幅度將會是相對的小。然而,我們預測今年底的美元/馬來西亞令吉匯率將是3.34。基本上,由於馬來西亞令吉在去年相對地避過了新興市場貨幣疲軟的沖擊,在美元一般上處於強勢的情況下,它有望取得一些回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