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克服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的影响

MFPC槟城讲座会(27/1/2014)

隨著政府在2014年財政預算案宣布一系列房產降溫措施,津貼合理化措施和啟動消費稅後,近來有關房產泡沫的擔憂和高通脹課題,頻頻成為傳統媒體和社交媒體的焦點,並引起民眾的高度關註。

馬來西亞財務規劃理事會(MFPC)檳城分會在今年1月份主辦一場“克服通脹與金融危機影響”的講座,探討當前的宏觀經濟前景、金融危機、通脹和房地產課題,以及如何透過恰當的財務規劃來克服通脹和金融危機所帶來的挑戰。

通脹,危機和貨幣戰爭

CHK Consultancy首席執行員莊學勤博士在講座會上,引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去年10月發布的《亞太區前景進展》報告書指出,新興市場最近一輪的金融資產重新定價浪潮中,亞洲區也難以獨善其身,在過去幾個月面對一波資本外流潮。

盡管部分國家承受較大的外資出走潮壓力,不過整體而言,亞洲區的撤資潮依然處於受控制範圍內。

此外,雖然全球遊資開始收緊,加上部分國家受到本土結構問題的困擾,將對經濟增長造成一定沖擊,不過,對發達經濟體的出口逐步升溫,配合強穩內需的支撐,讓絕大部分經濟體抵消部分上述不利因素的影響。

“但是,若實際情況進一步緊縮,我們很可能看到亞洲區域出現更大的差異。”

接下來,他認為全球經濟在2014年的最大挑戰,將來自於通貨膨脹、美國財政懸崖、歐元區債務危機惡化和貨幣戰爭。

妥善財務規劃應對通脹和危機

馬來西亞財務規劃理事會總會總秘書兼檳城分會主席蔡官霖博士認為,通脹和金融危機是通往財務目標之路的障礙,對退休規劃的負面沖擊顯而易見,因為人們需要儲蓄更多的資金,才能實現退休目標。同樣的情況出現在教育基金,因為通脹將導致教育成本變得更昂貴。

“以目前約20萬令吉的教育成本計算,若通脹是6%,那么15年後的教育成本將飆升至47萬9000令吉。與此同時,以3%的定存利息計算,目前的20萬令吉定存在15年後只有31萬2000令吉。隨著時間推移,定存和所需教育基金之間的差異將會擴大。”

這方面, 我們需要可以提供比通脹率更高回酬的資產, 如房地產、證券、股票基金和房地產投資信托基金(REITs),以便對抗通脹的侵蝕。

他直言,官方通脹數據往往比實際通脹來得低。其他國家過去經歷的最糟糕情況,顯示惡性通脹是一場災難,包括1923年的德國、1944年的希臘、1982年的墨西哥、1 9 9 4年的南斯拉夫和巴西等。問題在於馬來西亞是否會步其後塵。因此,保障財富對抗通脹是當務之急。

在財務規劃方面,如何鑒定風險承受度(年齡、性別、就業和投資時間範疇)對資產分配與保障抉擇起著決定性影響。

他指出,財務目標的投資時範疇應該分割成累積和消費階段。教育基金的累積階段是從孩子目前年齡到進入大學為止,而消費階段則是三至五年的求學期。至於退休基金的累積階段則從現有年齡到退休年齡為止,消費階段是整個退休生活。

“退休規劃的消費階段時間較長,意味著資產配置可以承受更高的風險,反觀教育規劃的風險承受度則相對偏低。”

馬來西亞目前無房產泡沫危機

Asas Dunia Berhad董事經理兼大馬房地產發展商公會(REHDA)檳城分會主席拿督陳福星指出,只有在銀行任意放貸、產業買家沒考慮負擔能力下盲目進場、政府監管出現重大變動(稅務、地稅和估價等),以及政府大量增加供應的情況下,才會出現房產泡沫化。

不過,他認為馬來西亞目前還沒有房產泡沫化的跡象,因為很多家庭還未實現居者有其屋、而且銀行采取負責任的放貸行為(除了DIBS),以及勞工、原料等成本持續上漲。

盡管無房產泡沫化危機,他還是提醒投資者應做長線投資,因為房地產屬於長期投資。炒作房產就像期待著房價每天不斷攀升,但這是不可能的事。他建議購房者按本身負擔能力購屋,並未雨綢繆,儲備足夠備用金。此外,選擇具成長潛能的地區也是房產投資的首選條件。

同時,他也建議投資者應該分散投資風險,建立多元化的資產組合,包括股票、債券、房地產和現金,若在地理上可以多元化則更為理想。此外,身為一家之主必須確保本身購買足夠的保險,有可能的話,為每名孩子留下一個房產。

危機時期的生存之道

大展控股(G U H H o l d i n g s)首席執行員兼董事經理拿督方木弟指出,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和2007年美國次貸危機之間,存在一些共同點。這包括兩次危機源頭來自高風險放貸的盲目追逐盈利活動,因貪婪的過度樂觀情緒掩蓋一切,以及漏洞百出的金融監管和監督框架。此外,兩次危機的風險都擴大至整個金融社群,當泡沫破裂後,原本沒有涉及的人也因整體銀行系統受影響而牽連其中。

他表示,很少企業在危機時期做好準備迎接挑戰。此外,企業在危機時期也常面對營業額下跌和盈利賺幅糟侵蝕(貨幣貶值導致進口成本飆升及利率上揚提高融資成本)的問題。此外,企業也因為危機時期客戶延遲付款、銀行收緊信貸、外債負擔加重和難以融資,面對現金流吃緊的難題。

因此,他建議商家企業在危機時期可以采取一些中短期措施,如削減應運成本、停止聘雇或裁退員工、重組債務、暫停大型資本投資項目、每周或每月進行規劃、鼓勵客戶盡快付款、建立有效的溝通計劃、抵消外匯風險、推行全面改革和開放任何重組企業的機會。

至於個人則可采取一些生存之道度過危機難關,包括掌握本身財務狀況、計算資產價值和所有債務、改變消費習慣、兼職賺取更多收入,並不時更新履歷表或降低薪金要求爭取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