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审查(FIELD AUDIT)- 如何侦查出报税不符?

在志日2011年4月19日的华文报出现一段新闻,标题是:《税收局盯紧多层次市场业者,快速致富休想逃税!》

有读者电邮与我,问:“所得税局如何查出所买的资产不符合收入?”

其实,被内陆税收局紧追查审的岂止于多层次市场业者,所有行业经营者都是他们的目标。

上一期我们谈过,内陆税收局会对根据纳税人呈上的业务记录及财务资料做出一个桌面审查(DESK AUDIT),查阅后认为有需要的话就会联络纳税人安排做一个实地审查(FIELD AUDIT),尤其是财务报表的数字是否合情合理,以确保纳税人依循税务法呈报正确的税收及缴纳应付的税款。

桌面审查(DESK AUDIT)注意账目与税务计算或调整,也注重税款的计算是否准确并且有没有文件的作证。

实地审查(FIELD AUDIT)在纳税人的营业地点进行。假如是独资生意或合伙企业,税收局官员实地审查时发现文件不齐全,如很多购货单是白单或号码脱节不齐全,税收局可能会审查业务记录以外的文件如个人银行结单、信用卡结单、私人开销记录等。

当内陆税收局要上门进行实地审查,他们会给与纳税人10至14天的通知。通知书也会说明拜访日期、要审查的课税年和官员名字等。

实地审查个案的筛选要素包括:

  • 根据风险分析标准,通过电脑系统进行挑选;
  • 系数报告(如毛利率的不合理);
  • 根据接获的信息资讯或指示作出专案挑选;
  • 特选行业(如建筑业和产房发展商);
  • 特选地区审查行动(如专访吉隆坡文良港的摩多单车商);
  • 与受查着有关联受到牵连的公司或人物;
  • 例查行动(如专访中药杂货店)等;
  • 其他如通风报信等。

1967年所得税法令116条文阐明,任何人士

  • 阻止审查官员进入公司
  • 防碍官员执行任务
  • 拒绝提供帐簿,记录与相关文件
  • 没有提供适当的便利与协助
  • 对所提问的问题拒绝提供完整答复或反应

被控告及罪名成立的话,罚款是RM1000–RM10,000 及/或最高监禁1年。

如何应付内陆税收局的登门造访?可分为3个阶段,我称之为家春秋三部曲。

1.            收到实地审查通知书,税收局队伍到访之前的准备功夫

  • 保持冷静;
  • 重看呈报予税收局的财务报表、账簿和有关文件;
  • 召开第1次的应付税务查审内部会议,重看有没有账目被修改过的地方?年终会计调整和查账师的审计调整合理吗?
  • 文件的齐全程度,有没有需要补救的地方;
  • 慎重考虑需不需要寻求会计师或税务顾问的协助和他们的收费协商;
  • 准备好证据充足的详细列表与相关资料,及
  • 委任一名高级职员(负责处理纳税人业务运作的人)或老板本身接见税收局的官员,也吩咐负责人注意应该说和不应该说的话,尽量避免让税收局官员与其他员工直接接触,以免产生误解。

以下的一些财务疑点应该在税收局官员到来之前妥当清理:

a)      毛利率符不符合行业的合理水平?

b)      存货量的投保额足够吗?

c)      有没有无法解释的银行进款?

d)     有没有交易日期迟过进账日期的不平常情况?

e)      售货单和出货单号码的连续性等。

2.    实地查审期间沉着应战

负责接见税收局官员的人责任重大,必须冷静沉着应战,最好有会计师在旁从中协助。

笔者听过一个案例:独资生意老板的太太在家照顾孩子,老板在账面出粮月薪5千给太太。税收局的官员坐下来第一件事就问负责接见他们的人:老板的太太在办公室吗?我们有事要找她商量。负责人竟然答:老板娘在家照顾孩子,不在公司工作!后果如何,你可以猜到吧!

另一个案件,老板以4千马币高薪聘请尚在求学的18岁女儿,被税收局官员发现后的结果会是怎样,读者可想而知。

除了上一期所谈到的一些税务疑点,内陆税收局也会对以下的点子有兴趣,特别加以注意:

  • 董事连续不断的借钱予公司;
  • 应酬费可否获得百分百的税务扣除;
  • 公司为员工主办的国外旅游团开支(不获扣除);
  • 乐捐的限额扣除;
  • 车辆集的限额资本津贴扣除;
  • 公司秘书和税务顾问开销额(不获扣除);
  • 不是全部和纯粹用以生产收入的开销(不获扣除);
  • 银行/贷款利息对私人用处;
  • 非客户的坏账;
  • 私人/家庭开销开公司帐;
  • 公司面对重大营业亏损,唯董事奖励多多;
  • 大宗商业负债,久久不还;
  • 每年都换查账师;
  • 财务比率的差距失去平衡;
  • 从公司存货里拿货出来供自己用,以市价计算扣税等。

3.            收拾残局,东山再起

无论是因为账目的零乱或者对税务法令的不了解而造成的错误,不管是有意或者无意,一失足已成千古恨。

内陆税收局完成查审工作后会发给纳税人一张“清单”。收到这张催命符时,应该详细的研究是否可以上诉,不能的话,有没有商量的余地。

法律的支撑点、纳税人的良好纪录、诚意和与税收局的关系及谈判的技巧都可以作为讨价还价的工具。

要打胜一场战,靠的不是运气,靠的是充足的准备功夫,应用税务智慧方能知己知彼。

笔者对战败者的劝告:一次失败不代表永远的失败。

内陆税收局通常5年(或更久)一次实地税务查审,这一次的失败经验是否意味永久的失败,或许意味着未来5年(或更多年)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