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稳经济基础支撑,投资者将重返新兴亚洲

亚洲股市短期内的表现虽然因惊慌抛售而走势动荡,但亚洲发展银行(ADB)对亚洲金融市场有信心,认为只要动荡期一过,基础稳固的亚洲经济体将把投资者吸引回去。

亚洲发展银行区域经济整合主任阿吉斯,日前在曼谷举行的亚洲资本市场常年报告发布会上说:“市场确实出现惊慌抛售,但我们认为等到一切尘埃落定,资金将会继续流入亚洲新兴经济体。”

不过,阿吉斯说,在资金继续流入亚洲的同时,美国经济增长步伐继续放缓,对亚洲区的出口需求也将减弱。他说,欧美经济问题对亚洲产生的冲击会比资金流入来得大。

“与美国与欧洲经济体不同的是,许多亚洲发展中国家有可控制的公共负债以及贸易盈余。”

——————————–

防繁荣与泡沫破裂

亚洲须抵御热钱

亚洲发展银行指出,亚洲的决策人须开发一些工具,以抵御大量的资金流动。当大量热钱进出的时候,会造成经济体陷入繁荣与泡沫破裂的循环中。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亚洲或应考虑采取一些特定与短暂的资本管制措施。”

这份报告涵盖了新兴亚洲的11个经济体,包括台湾、中国、香港、印度、印尼、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泰国、越南与菲律宾。

亚洲发展银行说,从一个较为长期的角度看,亚洲货币会因外来投资而受惠,但较强劲的货币会削弱一国出口商的竞争力。

它说:“长期而言,在强大经济基础和高利率的支持下,亚洲新兴经济体货币币值预料会上升。”

欧美动荡 考验亚洲市场

新兴亚洲的资本市场过去几年来展现出卓越的弹性,但最近美国及欧元区的经济不确定性,引发急剧资产出售,考验亚洲新兴市场。

亚洲发展银行区域经济整合主任阿吉斯表示,新兴亚洲市场依然难以招架全球投资者情绪的骤变,美国及欧元区近期经济事件的连锁反应,预料不只冲击证券报酬,因为疲弱的全球经济将会创击出口。

标准普尔公司(Standard & Poor’s)于8月5日史无前例的调降美国主权信评从AAA下调至AA+,此举让原已经受到欧债危机影响的股市,投下一颗震撼弹,并也拖累全球股市重挫。

阿吉斯表示,虽然资金预期将持续流向新兴亚洲,但美国经济成长缓慢,将降低对亚洲出口的需求。

他说:“美国与欧洲事件造成的连锁效应,影响层面不只是投资组合回报而已,因为疲软的全球经济会损害我们的出口。”

报告说,近月来全球金融环境波动性变大,全球经济的走疲、欧美的债信问题,以及中东和北非的政治动荡等因素,让投资者感到气馁。也凸显出强化政策的必要性,以促进投资者信心和缩减过度波动。

“即使新兴亚洲资本市场的深度与宽度都有明显改善,但面对外在冲击却持续脆弱,显示地区有必要联手强化市场弹性,以更坚强的市场基础建设,支援地区财务发展及整合。”

自从今年3月以来,担心全球成长放缓外加对欧美债信危机的忧虑,使得新兴亚洲市场主权债券的信用价差扩大,但得力于地区相对健全的财政地位及正面成长前景,市场对主权债券的胃口仍具弹性,产权市场也持续复苏。

根据亚银报告,新兴亚洲借贷人在今年首季发行了295亿美元的G3(美国、欧盟与日本)经济体货币债券,高于2010年同期的245亿美元。

虽然亚银预测新兴亚洲今、明两年成长可望达到7.9%和7.8%,但区内货币当局在全球经济动荡之际严打通货膨胀,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

******************************

重夺全球经济主导地位

2050年亚洲将富比欧洲

亚洲现正处于历史变迁的转捩点,到2050年到来时,亚洲将如同今日的欧洲一样富裕,重夺300年前工业革命尚未展开时拥有的全球经济主导地位。

亚银在其《亚洲2050:亚洲的世纪》报告中表示,依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到2050年时,亚洲的经济产出将占全球总产值52%;根据当前的标准,约有30亿亚洲人会晋升富裕阶级,以购买力平价(PPP)来计算,他们的平均薪水将成长六倍。

报告指出,中国、印度、印尼、日本、韩国、泰国和马来西亚,是过去数十年来引领亚洲迈向富裕繁盛的七大经济体,这七个国家的人口总计超过30亿。

若以预想的最佳情况,2050年亚洲整体国内生产总值(GDP)将提升至174兆美元,远高于去年的17兆美元,人均GDP也会成长至4.08万美元。

“若亚洲能在未来克服社会不公、政商贪污及天灾等问题,经济状况可望在2050年与欧洲并驾齐驱。|”

报告提出了一些亚洲面对的关键性挑战:国内和各国间的不平等、管理不善和贪污腐败,以及对有限自然资源的激烈区域性竞争。

“气候改变是“亚洲发展的不可预知因素”,亚洲已经比其他任何地区受到更多暴雨、洪水和其他自然灾害的打击。”

亚银也呼吁,拥有多元文化与种族的亚洲若想维持高度成长,必须效法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亚洲经济强国,致力于促进社会的平等与包容。

毕竟全世界仍有将近半数绝对贫穷的人口生活在这个全球成长最迅速的“亚洲工厂”,每日所得甚至不到1.25美元。

世界走向亚洲的世纪

亚洲发展银行指出,发展中的亚洲国家会呈现V型复甦,带领全球走出金融危机与经济衰退,但亚洲崛起绝非必然的趋势,世界走向“亚洲的世纪”看来是合理的,但并非命中注定。

“首先,新兴经济体快速成长的同时也有陷入 “中等收入陷阱”的风险。这通常出现在以出口导向的製造业为主的国家,是指当国民薪资所得迈入全球中等水准后,经济陷入停滞或衰退的现象。

此外,亚洲各国间以及国内社会不平等的滋长,将削弱社会凝聚力,悬殊的贫富差距也会成为社会动盪的起因。同时,为了追求更高的生活水准,各国对有限的自然资源的竞争将愈形剧烈。

亚银警告,错误的总体经济政策、不受拘束而蓬勃发展的金融业、区域冲突、气候变迁导致天灾频仍、人口结构的变化和政府治理能力低落等因素,可能会构成袭击亚洲的“完美风暴” 。

亚银强调,如果亚洲想维持稳健的成长,必须先解决贫穷问题,提升教育、鼓励企业发展、创新和科技发展,使国民拥有均等的机会,同时增进能源使用效率、积极发展替代化石燃料的再生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