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历史回酬 教给我们的两堂课

投資對大家來說並不陌生,也是大家容易接受的。不管你我,都積極尋找機會投資,以便可以提早退休或達成財務自由的目標,但是,通過投資
而成功齊身於富豪榜的,還是不多。探討當中的原因,不外乎太過保守,錯誤判斷,被騙等等。雖然如此,有些投資失誤是可以避免的,就如Morningstar and Jurika,Mills & Keifer 整理出來過去9年多各類投資的回酬表(A Periodic Table of Investment Returns(2004年至2 0 1 3 年第一季) 所帶給我們的訊息,“分散投資和資產分配”,是每個投資者需要具備的。這個回酬數據雖然是過去(美國的)了,但我們不妨以史
為鑒(羅傑斯也說歷史會重演)。其回酬圖標所要教導我們的如下:

(一)盲目和集中追逐明星股,基金或投資潮流 / 主題(Trend/Themes)註定虧更多

回酬圖標告訴我們的第一個訊息就是,不要盲目追逐明星股/基金和潮流。數據顯示,如果投資者每一年都選擇集中投資於去年回酬表現最好的投資種類(比如黃金),基本上,9年來的累計總回酬會是-0.3%,但是,如果投資者往反方向來進行投資,也就是投資於去年回酬表現最差的投資種類(比如小資本股),72.4%總回酬會是其9年來累計的成績。

在看回現實中,很多人總是不假思考的去道聽胡說(聽消息),人雲亦雲地去追逐明星股/基金(追高和追名)或投資潮流/主題/機會(追高和追名),殊不知當大家正熱烈的討論時,基本上都是已經處於價格高峰(或行業的高點或高漲行情基本上即將結束),再繼續追只有被套在高處(高成本)而兩頭不到岸,損失慘重(賣了就虧,保留則不懂幾時還會有另一個高點?)。我相信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其實,筆者個人也有類似的經驗就是跟隨熱門主題投資(比如新興市場)與單一國家(比如中國)和單一行業(比如自然資源)的基金,雖然筆者還是持續逢低購入,的確有降低了投資成本,但是3年多來還是處於虧損中。太過集中投資不見得一定是壞事,除非對其投資非常有信心和推算正確,這雖是巴菲特常用的技巧,當然他還是有失誤的時候(他基本上還是做到賺多虧少或正確決定多過失誤)。集中投資給予的回酬不是大好,就是大壞。所以,清楚了解自己所投資的項目非常重要。反向投資是不錯的手段(別人貪婪時,我恐懼;別人恐懼時,我貪婪),但是適合用於有時間和想積極參與投資的人(比如股票)。

(二)“資產配置”- Asset Allocation是王牌

回酬圖標告訴我們的第二個訊息就是投資者該為自己的投資設立投資組合(Investment Portfolio)或資產配置。數據顯示,其設置的投資組合(Allocated Portfolio)包含30%標準普爾500的股票、10%羅素指數2000的小資本股票、10%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發達國家指數(美國和加拿大除外)、10%新興市場的股票、10%商品、5%貴金屬、15%美國債券、5%國際債券和5%產業信托,它的9年多總回酬是92.1%,比反向單一種類投資(72.4%)來得高,其回酬率排名第5(低於單一投資於貴金屬-186.7%,新興市場股票-167.2%,產業信托-130%,美國小資本股-98.9%和新興市場債券-118.1%)。

股票或信托或其他工具的投資,都不該全部集中於單一股票,或單一行業,單一國家或更甚,單一投資工具,否則預算錯誤,就全軍覆沒,就如投資里常說的,別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里。在組合里分散投資與不同風險的投資工具(股票,債券,貴金屬),組合(貴金屬,)和區域(新興市場,發達市場)是必要的。哈里氥科維茨(H a r r y M . M a r k o w i t z ) 憑著其有名的“資產組合:有效的多樣化”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其所要帶出的簡單意義為,在同樣和可接受風險的範圍內,達到回酬最大量化的組合。投資行業里也常說“有效的資產分配是貢獻市場上90%左右的回酬”更說明資產分配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