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危机续笼罩 希腊之后的骨牌效应

随着希腊第二次大选结果出炉,支持欧元区援助计划和承诺继续紧缩政策的中间右翼新民主党获胜,主导组建新政府。这意味着,希腊避开退出欧元区可能造成的全球灾难性冲击。这项利好消息立即得到各国市场正面回应,然而希腊选举的利好效应只持续不到一天,乐观情绪迅速降温。

包括西班牙、意大利、英国和法国等欧洲股市在稍后开盘后纷纷转跌,未能延续亚太股市当天涨势。欧元、大宗商品等也纷纷由涨转跌。

这是因为投资者很快意识到,希腊接下来仍将面对来自国际债权人要求削减开支的艰巨任务。希腊要想获得欧盟国家援助,就必须实行财政紧缩政策,无可避免陷入经济衰退。同时,希腊债务规模庞大,财政紧缩政策不可能一次解决,所以希腊财政紧缩和经济衰退可能是一个漫长过程。

经济快速萎缩和收入不断下降,加剧希腊在遵守严格紧缩条款上的难度,不排除随时面对债务违 约、甚至退出欧元区的威胁。花旗集团最新报告称,希腊在未来12至18个月内离开欧元区的概率依然高达50%-75%。尽管希腊大选结果短期内降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但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国债飙升,也在提醒市场,欧元区危机还在继续燃烧,一场全球金融危机随时一触即发。目前,市场把焦点转移到西班牙和意大利身上。

尤其是西班牙,可能成为继希腊后,下一个面对退出欧元区威胁的国家。西班牙的10年国债收益率再次突破7%,被视为欧元区举债成本的危险红线。接下来受到这场危机而倒下的欧洲国家显而易见,欧债风暴的骨牌效应也正在蔓延…

欧债危机不停 西班牙或退出欧元区?
尽管希腊大选结果短期内降低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但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的国债飙升,也在提醒市场,欧元区危机还在继续燃烧,一场全球金融危机随时一触即发。目前,市场把焦点转移到西班牙和意大利身上。尤其是西班牙,可能成为继希腊后,下一个面对退出欧元区威胁的国家。西班牙的10年国债收益率再次突破7%,被视为欧元区举债成本的危险红线。市场猜测,西班牙政府可能需要再次向欧盟寻求资金援助。

较早前, 惠誉( F i t c h ) 将西班牙信用评级下调三级至“BBB”,理由是西班牙陷入困境的银行业部门的结构重组与资本重组成本高昂,可能高达1000亿欧元。虽然欧元区承诺拿出1000亿欧元帮助西班牙的银行进行资本重组,但投资者担心这只会增加西班牙的债务负担,最终导致全面主权纾困。


银行业坏账率18年新高
此外,西班牙央行公布数据,4月份西班牙银行业坏账率升至18年来最高水平,表明在经济陷入双底衰退之际,西班牙企业和家庭拖欠债务的现象增加。欧盟最新失业率再创新高,进一步凸显欧元区危机。欧元区17国失业率平均为11%,希腊失业率是欧元区平均水平的两倍,达21.9%;而西班牙失业率高达24.3%,超过欧元区平均失业率的两倍,是欧元区失业率最高的国家。MarketWatch网站的专家林恩更进而列举六大理由,认
为西班牙很可能比希腊先走一步,率先退出欧元。他的理由如下:

1. 经济规模大到扶不起
西班牙的经济规模大到无法救援。希腊一年的国内生产毛额(GDP)只有3010亿美元,国际社会即使挹注相当於该国GDP一成的资金,也不过是区区300亿美元。但西班牙的经济规模高达1.4兆美元,一旦经济崩溃,没有国家扶得起。

2. 受够撙节措施
西班牙受够了撙节措施。早在一年多以前,紧缩措施就在马德里引发愤怒的抗议示威,并迅速蔓延到西班牙各大城,然后才扩及希腊和其他欧元国家。

3. 经济结构完整
西班牙拥有完整的经济结构。希腊对出欧元区之外的生活感到紧张,是因为希腊实际没有生产太多的东西。但西班牙拥有不错的工业基础,出口业占GDP的比重是26%,和英国、法国或义大利差不多。退出欧元区,仍有机会创造繁荣的未来。

4. 政治稳定
西班牙的政治稳定。很多国家必须紧抓欧元会员国身分,重点不在经济,而在於复杂的政治考量。西班牙没有严重的政治纷争,退出与否的关键在於欧元是否仍能正常运作。

5. 发展空间宽阔
西班牙有宽阔的发展空间。西班牙的情况和英国有些类似,虽是欧洲经济的一部分,但更有广大的拉丁美洲等西班牙语系国家作后盾,西班牙企业对全球市场的依赖,并不下於对欧洲市场的指望。

6. 退出欧元论在发酵
退出欧元在西班牙并非禁忌话题,不少主流经济学家甚至强调,欧元才是西班牙的麻烦所在,只有退出欧元,重新使用peseta货币,西班牙才能复兴。

欧洲经济崩溃冲击亚洲出口国
在希腊危机充满变数之际,西班牙再度爆发借贷成本飙升问题,促使欧洲金融危机崩溃的阴影挥之不散。这一股担忧情绪向亚洲蔓延,市场开始揣测,一旦欧洲经济和金融系统崩溃,亚洲哪一个国家将面对最大的危险。市场分析师预期,如果希腊最终无法履行承诺并退出欧元区,或者西班牙和意大利最终提出一个欧洲负担不起的救助申请,那欧洲经济和金融系统仍有可能崩溃。在这种情况下,亚洲股市和汇市将下跌,国际贸易将陷入停滞状态,对消费者和企业的信贷将枯竭,经济将放缓。

一旦欧洲经济崩溃, 新加坡、香港、韩国、日本、台湾、泰国和马来西亚这些高度依赖贸易,出口占国内生产总值(Export to GDP)超过一半的亚洲经济体,可能承受更大冲击。欧盟仍是亚洲地区的一大出口市场,短期内不容易被其他出口市场取代。
从表面上看,马来西亚与欧盟之间的直接贸易关系,在过去十年出现下滑趋势。我国对欧盟出口占总出口比例从2006年的13.1%降至2011年的10.4%。

但是,我国和亚洲区贸易伙伴之间的贸易中,有一定比重辗转出口到欧洲。因此,我国与欧洲的实际出口贸易,比官方数据来得高。比方说,我国对中国的出口商品中有13%用来进行再生产活动,然后再出口到欧美国家。欧银行收紧银根我国冲击最大此外,欧洲金融危机促使欧洲银行收紧信贷,可能对一些亚洲国家造成信贷紧缩危机。截至去年6月为止,欧洲银行对东亚发展中国家的信贷额达4270亿美元。世界银行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欧洲对亚洲的70%贷款属于短期性质的信贷便利,促使亚洲国家可能面对欧洲银行“突然撤资”的风险。

在这当中,以马来西亚的情况最为严重,因为欧洲银行对马来西亚的贸易贷款占GDP比例高达25%,这一比例在亚洲国家中最高,促使我国对欧洲债务危机更具脆弱性。相比之下,其他亚洲国家如印尼、泰国、菲律宾以及越南的贸易贷款占GDP比例则介于7%至11%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在2008年危机期间,外国银行对亚洲地区的贷款每减少1%,亚洲本地银行就将跟进减少0.6%,这将促使小型企业和出口商借贷无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