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 未来的超老龄国家?

眾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最大的國家,它或將成為第一個被形容為“超老齡”社會的國家。馬來西亞的人口相對年輕,但它一樣有人口老化加速的情況,因此它未來可能會面臨同樣的挑戰。

安聯資產管理國際退休金主管碧嘉達米克薩(Brigitte Miksa)透露,“有點驚訝的是,分析家預測2014年日本的成人紙尿片會比嬰兒紙尿片售出更多。”日本目前的人口中等年齡為45歲,根據預測,到了2025年,日本的中等年齡將超過50歲,由此日本將長期在老齡化課題上領先於世界。令人驚訝的是,日本在1960年代的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的6%,如今這個“太陽升起的地方”卻在七國集團(G7)中,從人口最年輕演變成人口老年化最嚴重的國家。

根據聯合國及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在1970年至1995年這四分之一個世紀的時間內,日本從一個“老化”的國家變成一個“老齡化”國家。這意味著日本的老齡人口,僅在這25年內翻了一倍,從7%增加至14%。2006年,日本65歲以上的人口比例超過20%,成為第一個超老齡國家。*

人口快速老化導致社會改革的時間變短

相關指標參照老年人口占工作年齡人口(老年人口依賴比)數據顯示,日本的人口老齡化進程正在加速。此外,交互式人口透視圖(Interactive Graph Demographic Insights)說明了日本老年人的人口增加,以及其他和人口、養老及宏觀數據相關的信息。
為了進一步透視日本的情況,可以看看其他發達國家的例子。以法國為例,其65歲以上的人口用了115(1865至1980年)的時間翻倍,即老年人口從7%增加至14%。這表示法國或其他發達國家,用了較多的時間去準備該國的社會老齡化問題。

其他亞洲國家人口老齡化警告

日本社會老齡化加速的問題,可作為其他亞洲國家的一個警告。從土耳其至馬來西亞,許多國家有如日本那樣,正處在類似的老齡化水平,也就是僅有少於25年的時間,來適應他們的退休制度,以滿足一個老年人的需要,而不是老齡化社會。作為一個例子,馬來西亞被認為是一個“年輕國家”,其65歲以上的人口達5.55%,但它已經出現老齡化現象。

然而,不必如此悲觀。世界衛生組織(WHO)老齡化和生命歷程處處長約翰比爾德(John Beard)表示,盡管人口結構的變化給社會保障制度施壓,老齡化仍提供機會。“一些85歲的老年人可壓住令人難以置信的高壓力工作,而且他們的健康和表現基本上卻難以置信地像一個35歲的年輕人。”

在安聯養老金可維持指數(Pension Sustainability Index, PSI)中,日本的人口性能表現惡化與其老齡化加速有著密切的聯系。安聯養老金可維持指數的初步結果顯示,日本在養老金制度的可持續性方面有所下降,日後也有可能繼續存在這樣的情況。

2009年安聯養老金可維持指數第一次公布數據時,日本是排名第30位,2011年則下降排名至第40位。而在今年的安聯養老金可維持指數報告中,日本將會排名第3位。屆時,超出國內生產總值238%的超常債務(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統計數據)將會增加日本的負擔。

豐厚的退休金?不可能!

今天,世界第3大經濟體65歲以上的人口,是每100名工作年齡人士中約占42人。直到2023年,老年人口依賴比將會達到每100名工作年齡人士中占50人。換句話說,兩名日本工作人士將需要負起一名退休人士的生活。在這樣的比例之下,相對豐厚的養老金福利承諾是不可能維持下去的。在壽命方面,日本的女性平均壽命接近87歲——這比馬來西亞女性多出9.54年,比亞洲一般女性多出13.45年。在馬來西亞,女性平均壽命為77.33歲,而男性為72.65歲。

另一方面,日本是生育率最低的國家之一,該國每名婦女生育1.41名孩子,由此日本的人口預計會在2050年減少15%。

雖然馬來西亞的人口年齡比日本年輕化,然而它卻同樣出現老齡化加速的情況,並即將面臨同樣的危機:依據1.98的生育率,馬來西亞生育率低於人口替代率,即一名婦女生育2.1名孩子。在100名工作年齡人士中,馬來西亞65歲以上的人口占了8名。直到2050年,有關數據將會提升至25人——日本如今已突破這個指標。屆時,馬來西亞將無可避免且必須應對日本如今已面臨的超老齡問題,而這只不過是受時間限制罷了。

*一個國家的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達7%時,該國將被稱為“老齡化”(aging)社會。當相關人口達到14%時稱為“老齡”(aged)社會;比例達到20%時則成為“超老齡”(super-aged)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