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CEIF孕育伊斯兰金融人才的摇篮

伊斯兰金融成为全球金融新庞的地位越来越稳固,而大马也为成为国际伊斯兰金融中心积极努力;经过多年的经营,马来西亚已拥有成熟并健全的伊斯兰金融市场和监管机制,算是全球伊斯兰金融其中一个领航者。

次贷危机之后,伊斯兰金融领域还在不断迅速增长,促使我国的伊斯兰银行业成为全球银行领域之中增长最快的领域。

为进一步巩固在国际伊斯兰金融领域的地位,政府积极推动有关领域,除了有提供伊斯兰金融课程的大学外,大马也拥支持伊斯兰金融的机构,如伊斯兰金融国际教育中心(INCEIF)所扮演的角色,就是成为孕育伊斯兰金融人才的摇篮,提升大马在国际上的竞争能力。

于去年到伊斯兰金融国际教育中心(INCEIF)的王永宝教授,也是首位从中国前来大马教授伊斯兰金融课程的学者,他与《精明理财》分享了马来西亚在于伊斯兰金融的优势,以及本地业者进军中国伊斯兰金融所需具备的条件。

从这些年的观察,王永宝对大马伊斯兰金融的发展表示讚歎,特别是有关金融系统的操作非常完善。而这一套金融操作系统得以这么成功,主要是其获得了人民、政府及领导人的支持。

:王永宝教授:“虽然INCEIF成立只有短短地数年,但这家机构会引起许多中东国家及中国对它感到兴趣,也使大马在伊斯兰金融的影响力,延伸至其他周边国家。”

市场接受程度很高

“伊斯兰金融的一套好处是,其市场接受程度很高,无论是在那一个的地区,其教义都是共同的;一旦带入某个市场之后,伊斯兰金融消费者即可运用。而这种金融体系,大马已经做到了,并也做得最好。”

他也透露,大马的伊斯兰金融教育系统,不仅是注重于教育,并且也涵盖伊斯兰金融法律,而INCEIF在推动伊斯兰金融的法学上引致非常大的作用。

“虽然INCEIF成立只有短短地数年,但国家银行作出了明智的决策,因这家机构会引起许多中东国家及中国对它感到兴趣,也使大马在伊斯兰金融的影响力,延伸至其他周边国家。”

他认为,市场应给INCEIF响亮的掌声,因这家机构提供了正统法学学位。

在提到中国与大马伊斯兰金融市场的分别时,王永宝表示,两者之间的差别非常大,大马拥有更为完善的伊斯兰金融教育学习系统,中国几乎没有教授伊斯兰金融。

王永宝表示,虽然中国仍未有大型机构与组织推动伊斯兰金融,随着全球但迹象显示,近几年来,已有一些地方政府及地方机构,对伊斯兰金融开始感到兴趣,并展开研究有关金融系统的操作方式与原因。

马中友好关係可成推动桥樑

马中一路的稳健邦交关係,让本地许多伊斯兰金融业者,欲争取这一块经济大蛋糕。他认为,马中的友好关係可以成为推动两国伊斯兰金融的一座桥樑,而大马方面可以作出积极的投资。

“这些投资可以从几个方面着手,如相关研究机构或与大学合作举办论坛。”

王永宝表示,的确是有许多伊斯兰金融业者欲进军中国市场,包括阿拉伯投资者是以两种概念进军中国,然而有些概念并不符合中国的金融要求。

他表示,中国政府欲吸引外资,因此在某些种程度上必须要放宽,并从地方性质的投资开始,一些穆斯林投资者也购买地方性的金融产品,如债券;而他们也是依循伊斯兰教义来挑选本身的投资。

他以中国宁夏回族自治区为例,这个地区在某种程度上接受外来投资,同时也成立阿拉伯穆斯林城,即在该区的所有投资项目皆符合回教教义。再者,中国西部大开发这个政策,也注入许多投资,这些都是伊斯兰金融基金放眼争取的市场。

王永宝认为,基于中国伊斯兰金融仍处于起步的状态,对于欲进军中国伊斯兰金融市场的大马业者来说,后者在有关金融领域拥有30年的发展的经验背景,尤其是在保险业取得很好的表现,可以直接在中国市场运用。

“马来西亚伊斯兰金融已成为全球的典范;基于中国伊斯兰金融仍处于起步的状态,对于欲进军中国伊斯兰金融市场的大马业者来说,后者在有关金融领域拥有30年的发展的经验背景,尤其是在保险业取得很好的表现,可以直接在中国市场运用。”